Get Adobe Flash player

?

在汽車“四化”的浪潮中,金融業與汽車產業的結合產生了前所未有的規模和形態。無論是新興的整車制造企業或是零部件產業,與金融、資本的合作日趨頻繁。金融機構如何審視汽車產業,估值和評估遵循何種原則?被投資者如何協調自身與投資者的關系?金融機構在投資過程中又當如何選擇從而有效規避風險?

壹資本管理合伙人Patrick Steinemann、JFP控股首席運營官Jim O’neill、廈門金融租賃有限公司副總裁雕豎在6月5日舉辦的2018(第九屆)全球汽車論壇上展開討論,試圖從已經發生和正在進行的案例當中提煉有效信息和規律,幫助金融業與汽車產業更加有效地進行跨界融合。

?

汽車后市場將成為投資的下下個風口

在投資銀行領域工作多年的Jim O’neill認為,汽車后市場將成為汽車業投資的“下下個”風口。Jim O’neill提示,在汽車領域的投資應當關注具體的估值而不應一味追風。與此同時,Jim O’neill表達了他對中國汽車后市場的信心。中國在十年的時間里完成了美國花費100年才實現的汽車保有量,如今汽車行業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。值得一提的是,2015年汽車的平均壽命在中國大概是4年,很多汽車在四年之后就難以獲得相應的服務,迫使其被淘汰。

Jim O’neill認為,這當中蘊含著發展機遇,他預計汽車后市場未來漲幅將增加:在OEM未來有3%的年增長,而后市場年均復合增長有望達到10%。Jim O’neill基于當下電池每三年一次的更換頻率推斷,到2020年電池后市場規模將會是整車市場的2.5倍,電池市場的利潤要遠遠高于整車市場的利潤。因此電池的市場也會形成非常好的機會。

Jim O’neill指出,中國汽車業已經得到巨大發展,盡管中國以外的很多人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,但實際上中國正在引領全球電動汽車的制造。不過,他同時提醒從業者要設法避免重蹈共享單車衰落的覆轍。

?

企業間的合并將不斷上演

Patrick Steinemann談到了并購和電動汽車融資兩項議題。他首先回顧了過去十年在汽車領域所完成的并購,最初并購主要集中在零部件領域,中國公司主要參與零部件公司的并購,鮮少涉獵整車廠并購。近十年中,并購涉及的金額起初相對較小,后來逐漸上漲。而在過去3-4年時間里,產生了一些新的變化。例如,吉利在海外市場完成了一系列針對整車企業的并購,多輪并購幫助其積累了一定經驗。另外,首次參與海外并購的公司數量也在增加。近年來,一些私募公司進入中國市場開始對中國整車廠實施并購。Patrick Steinemann認為,未來此類案例將持續增加,越來越多的私募公司會加入這一行列。

在談到電動汽車及其融資時,Patrick Steinemann表示,白手起家制造電動汽車的確需要很多的投資。而對于傳統汽車制造商而言,從資本市場、銀行獲得資金則不是難事。一些擴張迅速的新公司擁有多種渠道的融資來源:包括私募在內的大型投資公司,阿里巴巴、騰訊等互聯網公司也加入其中。Patrick Steinemann預測,在接下來的幾年,新興企業將會看到有越來越多的融資渠道和來源,幫助他們實現融資渠道的多元化,獲得更多投資;同時這些企業也會謀求上市,用更多的資金支持其最終存活下來。公司之間的整合也將會上演。

?

最終的風險誰來承擔?

并非所有人都保持樂觀,作為傳統金融機構的代表,雕豎提供了更為謹慎的視角。傳統金融機構面對快速變革的汽車產業,看待擬融資主體的方式有所不同。

據雕豎介紹,近幾年,以汽車金融為代表的汽車行業的融資金額非常高。以汽車金融為例,去年整體規模超過1萬億元。經過估算,未來十年僅汽車金融領域每年新增資產規模就將有望達到3.5萬億元,對應的資產規模可能接近6萬億元。

雕豎認為,投、融資者面臨的主要問題就是資金融通和資本融通。傳統金融機構作為資金融通的主要提供者在看待企業時,會依據其過往發展情況以及現狀推測其未來發展;而從資本的角度出發,則更加看重整個行業趨勢。技術的快速迭代推動行業迅速發展,因而在研判的過程中難免陷入誤區。雕豎強調,企業在面對傳統金融機構時,角度和思維模式應當區別于其對待資本端的方式。這種差異體現在三個方面,第一,傳統金融機構的固有邏輯不會輕易改變,在監管機構的監管下,企業需要了解所處環境的游戲規則,雕豎認為,這恰恰是企業所欠缺的。第二,企業需要幫助金融機構搞清其所從事的領域,包括回答產品在產業鏈當中是哪個環節,對應的金融產品是哪一類,資產在哪里等一系列問題;第三,要讓金融機構能夠聽得懂。雕豎直言,比起戰略是多么宏大,技術是多么先進,未來規模是怎樣等企業熱衷的話題,傳統金融機構更加關心的是風險如何控制,如果解決這一問題,那么企業的場景、實操、市場推動是建立在可行性基礎上的。

企業與傳統金融機構交流的核心問題是風險控制問題,傳統金融機構更期待看到結構化的控制模型。“我們不太相信靠審批,靠個人經驗判斷來解決問題,尤其是在整個汽車行業當中,我們需要知道這件事情誰承擔責任,如何承擔責任,到底是一紙合同還是真金白銀。”雕豎直言不諱。

GAF2016紀實宣傳片

安徽快三走势图基本图